当前位置: 首页> 经典美文

信仰(2)

英雄〤的名字永将受到铭记。我们忽略的却是另一个可悲的▬事实。我们造就了英雄,有了属于我们信仰⊙,却⊿未曾给过英雄一个实质化的信仰。是的,英雄本没有信仰,英雄只是一个∞托付了愿望的假想,他切实存在,却又生只一瞬。不需要有过々去,不需要有现在或未来,不Ч需要理解不需要同伴甚至是爱。

也许他只是一个被勾勒出眉眼的傀儡,谁窃窃私语着送给他一个期许的名字,他告诉自己那是他该有的荣耀,背对着一个又一个永恒而遥远的英灵。

该是一片烟霞似血的天际,那是Б落日的余晖,踌躇着将死而悲怆じ的黄昏和明日。艳丽花轮的迷梦与臆想与现实,糅合成剑刃,糅合成血液™,糅合成以生命交换的ǐ或许会走向幸福的未来。于是忘记了疼痛与不解▁▂▃▄,在这昏暗血色的夜晚,忽略掉铮℡铮作响的∏刀枪,忽略掉恣肆绽放◥在胸口的鲜血,那就是英雄。英雄的黎明与黄昏,英雄的启程与°゜终结。极尽生命的颜色铺─━洒开的征途⊕,那是热烈的血,纠集了他们舍弃的黑夜╜,合成一片晦涩↘却又在开天辟◆地之时划上灵魂的纯然无色,稀释,淡褪,决绝,而永生。

那是他的信仰,舍弃生命里最热烈的真红涂抹出的血的事实ч,仿佛壮丽的死日消沉地平线之时释然的悸动。

拼命嘶吼着,是┆┇杀伐,号角,战车,长矛,和▷勇气。

他说,你有什么资格染指我的猖狂。

尸骨,污血,和余温,那之Ф后又有些什么?生命的延续或许是最好的诠释,至少尚有火焰▌与血液︴浇筑的火种。

З

英雄一样的宿命,英雄一样的光荣Э,英雄一样的结局指向◣了牺牲。

他被什么牺牲,他被牺牲给谁,他的血液是融化的钢铁,他的心脏|︴()〔〕是古树的根须,在明暗交结的两面尚无一个界限,┒他被谁推在了∨中间,没♯♮有垂怜同情与依靠,没有神,∈也没有终结。

这只是一个,无可蔓延的☺☻Ψ被禁锢了的梦想。

请记得,他△是英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