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经典美文

山魂

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来这里了。与过去的不同,没有刻意地准备,甚至连农庄主事先一个招呼也没有打,就悄悄地来了。
  ∫
  已经有近半年多没有来这里,听说这里的变化很大。到了这里,感到这里Ф山还是那样的山,葱茏;水还是那样的水,碧清。只是看到庄主德福,觉得有些变了。本来他就瘦۞条,好像这半年,又瘦了半圈。一件蓝军便服,得体地穿在身⿱』上,就像为他定做的。只是肩膀上,磨破了,有个※小洞,像开了一朵花。别致,而又那样的真实。听德福唠嗑,我又▔感到,德福骨子里还是那个德福。说起话来,就像那淙淙的山溪水,声ↅ音不大,却充满质感和韵律。在这半年里『,德福把过去的山庄,在脑中过滤了⿴一β遍。过滤的结果,他很快就赋予行动。把山上的杂树除去,重栽佳·。木。同时,把草坪全部重植。一块重达几百吨的巨石,他就用简易的铁葫芦,耗时五个多月,一寸寸地移到他认为理想的位置。他这样做,说他是当今的活愚公也不为过。一个人,在博得♀好╜评如潮时,能理智地否定自∮己,重新给自己定位,这很难。德福似乎做到了,并做得很好。ⓛ在有♯♮人出资几千万要в买下这里时,他平静得像一座山,没有υ表情地婉拒了。这а如果没有山一样○的定力,尤其是在这™躁动@的社۩๑会里,谁能做到?看眼前的一切,你就能感觉۩到他正怀抱着“重新收拾旧河山”的宏图。╪
  
  我要上山,婉谢了德福的陪同。他忙,半山坡上,正有四五个人等着德福的指挥。走在碎石铺就的小道上,径直往上走,杂红映眼,一杆杆新竹,刚刚挣⊙脱春笋的怀抱,玉树临风般地诠释着自己〡的伟岸。一泓清流,从山涧里奔出,九曲八弯地淌到一块巨石上,来不及停下自◎己前进的步伐,也许,连想也来不及想一下,就跌入巨石营造的深潭。那道银色的弧线∽,给人带来瞬间的多少美的联想。据说,常有客人借着朗朗月色,走在杂树丛生的小径,把自己静静地与山、与水、与月色融在了一起。
  
  石径的尽头,就是一条╱╲从山上流下来的︱︳山溪,琥珀色映照着满山的郁郁葱葱,让人迷离的心,变得澄明起来。坐在原木搭建的木亭中,从半山腰往下看,山下的那几幢房子,就像仙界。抬首往〢上看,独秀峰犹显独秀的本色,让人看了,胸中就♀装满了嵯峨√。悠悠的山风,与此时悠悠的◥心情很融合,让我坐亭子里,靠在那木栅上,打起∩盹来,暂时忘记了世间与眼前的一切。
  
  虽然∈是夏天,︵山上却如同春天一样,不热,也不太凉。坐得久了,自己便感到有些辜负眼前的美景山色,要是拎一壶酒,携三五友人,就着这山色美∞景,就是没有菜佐酒,◤也能喝得醉态朦胧披月归。就在我遐想时,一只雄鹰盘旋着从半空俯冲而下,那些正在林间觅食的三三两两的鸡群,一下匆忙地往丛林深处逃遁。我忽然看到,一只老母鸡正伏在一个柴草堆垒起来的鸡窝上,〓不б动声色地盯着那只与它渐来渐近的雄』鹰。我感Ⅴ到Б了老母鸡的危险,想叫,又怕那只老母鸡听不懂,只好捡起一块朽木,对着蓝天掷去,那只雄鹰有些恋恋不舍地飞走了。在天空划下了很大的一个圆圈。我走到那只老母鸡前,想想这只勇敢的老母鸡是怎么回事。轻轻地拎起那只老鸡,只见她的翼下,正卧着十多只正待出壳的鸡雏。我没有☆想到,在这高山之上,这只老母鸡是怎样生存的?一个生命对℅生命的呵▼护奇迹,让我看到了爱的慈祥和温暖。
  
  太阳西斜,应该是下山的时候了。

〩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