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亲情文章

浮生妆几默

我不愿身披枷锁,不愿受到审判,不愿独立于尽头,不愿面对只有我一个人的结局。我耗尽自己半生功力,永久的封存了他的记忆,无论受到何种唤醒,无论天地间何人尝试解除我对他的封印,都将无功而返。我只想让他重生,在没有我的世界,他会活得更开心,不必要受这Ⅴ世俗情爱的拖累,不必要受到不该有的残忍惩罚。

我轻轻吻上他的额头,这如蜻蜓点水一般的吻,是否曾是他梦中期待?可惜,现在他躺在冰棺里,什么也不↑知道。他的双眼紧闭,似在沉睡,睫毛凝着低温造就的冰▒霜。他依然俊朗非凡,我可以想象几天之后当他苏醒时会是怎样的倾倒世人,只是我不会再出现了,我遵循师父的要求,选择了长达两百年的闭关,师父说,“若你忘记了浮寅,你将成为这立海世界的″第一女神,你将拥有无上的权利,只要你忘记了他。”

我说,“这些在遇见他后都不重要了。”

师父叹了叹气,道,&ldq●·uo;初珩,你可知师父也不看重这些。”

我第一次在师父的脸上发现了复杂和一丝隐忍,不同于往日他的严肃,他的眼神直直落在我身上,这也是和以前不一样的。他的眼神里好像竟然有——我说不出来,好似曾经浮寅也这样注视着我。我不由的慌乱,立刻又告诉自己一定是我想多了看错了,师父怎会对我生出莫名的情愫。

&ldquoЧ;初珩,到时间了。&rdquυo;师父提醒。

我的身子不由颤抖,眼睛再次朝棺中的浮寅看Υ去,泪突然就这样滴落下来。๑浮寅,我选择和你永不相见,你会怪我吗?我只是不愿意那些伤害再次停留在你的身上,我们不被祝福的爱情终于到了它了断的时刻,我不怕诅咒,但我不想你去承受诅咒◘,浮寅。

当太阳突破云端,第一缕光线照耀在凌机塔时,我的全身被云雾笼罩,渐渐消匿。

两百年后。

几道刺眼的光幕逐渐将我包围,凌机塔即将被打开,伴随着一阵阵轰鸣声,塔门迅速显形。我的头发已变为银色,经过两百年的平心静气,我的功法大成,也算不辜负师父的期待。

当门被渐渐推开时,我竟然会想是┄┅否出现的是浮寅,但显然他不会出现了,走进来的是师父,他一袭白衣,束发高冠,面容仍然清俊,和以前唯一不同的是他以前都是披发。他对我微笑,手里拿着凰弄印,一挥手将那印向我掷来,我轻而易举接过去。手紧紧握住凰弄印,这是天机宫之印,如今归属于我,便代表我将是立海神界第一女神,受凡间最广厚的祭享。

“初珩,你即将赴任,希望两百年能将你浮躁Ⅲ的性子打磨平整,做好这个第一女神。”

我颔首,便问,“那师父?”

师父负手而立,答道,“我仍是昌延帝君,自然要回到并天神界。”

师父要回去,我的心不由一紧,我不懂已在立海呆上一千年的师父,为何突然要回去。

他淡淡一笑,手抚平我发皱的眉头,很温柔地说,“没有了我,你仍要好好的,记住,别再和浮寅纠缠,他现在转世为人经历世间轮回,他有他的人生和因果。”

我知道会是这个结果,“我不会打扰他,师父。”

师父笑起来像一缕轻风拂面,不像浮寅总有一点邪魅。

“你与我的师徒情分就到此了。”师父突然说,让我意外。

“不就是隔一个天海,那里要щ说这∨样的话。”我开始狐疑。

“初珩,别再叫我师父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认真看了我一眼就一道长虹消失了。

若是曾经我一定以为师父是要丢下我,可我不是傻子,师父看我的眼神早已不同了,我扯开嗓子大声喊道,“师父你最清楚我的心里是谁?”我知道他一定能听到,可是并没有任何回答。

我仍是没有︹︺︻忍住下了凡间,想去看看浮寅过得怎样,了却我残存的一点记挂。我撑着伞穿过桃花林,看见他正将一朵桃花戴在另一个女孩的头上,这样美好的情景似曾相识,我想,现在他和她要比和我幸福得多,我这样的人,既然有凡人羡慕之处,自然也不能拥有这凡间最普通的情爱。我悄无声息地离开,桃花依旧艳丽。

转眼间又一百年过去,立海神界幸好还算安稳,偶尔有妖族来犯,都一一被击退,至于〢我这个名义上的女主,插手的事实在不多,但是我还是隐隐约约感到了威胁,觊觎我位子的实在太多,就如幻紫。

“连一声通报也没有,幻紫仙子就是这样没礼貌的闯进来的。”我正在弹瑟,她一来,弦就断了一根。

幻紫依然傲慢,“你的位置不过是因为你的师父。”

“就凭你也配提我师父!”我冷笑。

“不管你如何否认,你的位子依旧不能服众!”幻紫厉声道,她手里的剑也被悄悄抬高。

我怒极,贴在瑟上的双手开始爆发,银发因为我身体膨胀的能量开始飘舞,再看幻紫,她的眼里已经有了一丝害怕。

“便是两百年前,你也不是我的对手。”我明确警告她。

幻紫还算聪明,不甘心的等了我一眼,就走开了。

&l●dquo;若你不是飞轩主的女儿,我岂会那样轻易饶你!”

飞轩主口碑极好,倒不是因为法力高强¨,就是不知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女儿。

可若是我能预料到未来的话,我会毫不犹豫杀了幻紫。

“这是飞轩主那边送来的灵玉露,有温养肉体的功效。”

侍女端过来一个盛露的壶,我一边吩咐她下去,一边打开壶到了一点到杯中。

我没想太多,一饮而尽。

很快我发现了不对劲,我的全身开始燥热,不像中毒,却比中毒还难受,我这才意识到这灵玉露的端倪,飞轩主不可能,一定是幻紫。

现在我好想撕碎我的衣服,只有理智支撑我绝不可以那么做,一个女神中了羞于启齿的药,传出去只会让我的名声大毁,成为立海神界的笑话。

可是那股燥热却越来越强劲,我咬着牙,走向天机宫的浴池。我像是直接掉了下去,水的确减缓了一点,可是药力愈来愈强,我在想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鎏花散,那么除非——我已经不敢想,我在水中翻滚,痛苦却还在加重,“啊——幻紫,我一定要杀了你。”

“啊——”我从水中跃起,倒在了浴【池边,我的神识都开始有一点模糊,我不信我不可以熬过去。

“初珩。”当我睁开眼时,师父抱住了我。我慌乱的推开他,“你快走开,不要靠近我。”

“你中了鎏花散?”

我开始狠狠盯着他,更有害怕,我问,“该如何解。”

“没〆有解药。”

我挣扎着起来,大笑,“你手段通天,也没有办法吗?”

“那你走,别靠近我!”我尽量躲开他,ж我害怕。

“你这个样子叫我如何放心!”他的眉头深深皱着。

“可你是男人啊!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说出了这句话,我看到他的眼神也开始错乱,心里更慌了,“师父,你不用管我。”

他的手却触摸到我的脸,我颤抖着扯开他╨的手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鎏花散不解,会让你法力逐渐流失。”

“师父,如果你真的是我想的那样的话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!”我瞪着眼睛,指尖开始抓挠地面。

师父也在颤抖,他的眼睛也开始变红,我彻底怕了,“我求你,师父,我是你的徒弟。”

“我本不该对你有别的心思,对不起。”

我苦笑:“谢谢,我希望你快点消失,如今我很难堪。”

事情却不是我想的那样,我永远记得,师父突然俯下身子,吻上我的唇,他的气息清润,却让我本就及其燥热的身体如被点燃,我奋力挣扎,他却死死将我钳制住,我逐渐感受到他开始一件一件剥开我的衣服,我感受他的身躯压在我的身上,我感受到我被一步步侵犯,直到那种钝痛传入我的脑海,虽然药力也随着这些消解,但我的心在淌血,流得都有些麻木了,我随着他的动作,他很温柔,就像他以前温柔的外表,我从没想过我的身体有一天会是师父夺走,是了,他这样对我,那里还是我的师父。他的手慢慢划过我的每一寸肌肤,他的眼神虽然朦胧却还是温柔的,我却感到恶心,我开始恨他。我闭着眼,像个玩偶一般任意他的摆弄。

“对不起。”他抱着我赤裸的身体。

我突然笑了,“神界传扬的无欲无求的昌延帝君没想到也是这样不堪К。”

“我是不堪。&ζrdquo;他的语气里竟有一丝细微的绝望,他是怕我吗?

我挣脱他的怀抱,手轻轻动了动,一Ж身红色流仙裙便在我身上,我提手重重朝他脸上打过去,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不再是师徒,唯一的关系就是你是我初珩最恨的人,我将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
他失声苦笑道,“我碰了你就这般让你厌恶吗?”

“因为你不是浮▌寅。”

他缓缓站起来,全身回归整洁,“你和他三百年纠缠,身子依然圣洁,直到——”

“无耻!”我大吼,眼泪都开始出来。

“从我那年在菩提下看你舞剑,就知道与你做不成师徒了。”

“可笑我还把你当成我最敬重的师父,原来是我错了。”我冷笑连连,泪却还在眼底打转。

“你就恨我吧☺☻!”

我用最仇恨的眼神注视着他,直到他离开。

真正冷静下来,我却明白,对师父,不,对君秦,我不能去报复,因为这一千年的师徒,终究是我该感谢他,我算是用了自己的身体去感谢,就算我并不愿意。

“初神殿怎么来了!”幻紫脸上飞速闪过一丝惧怕,连身子都退后了一步。

“幻紫仙子,你真是丢你父亲的脸!”我一挥袖,将她拉出飞轩谷,带到我编织的幻境中。

“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选择鎏花散而不是其他的毒物。”

“是我预料错了,我以为你那么骄傲的人,会宁愿承受这药力之苦,然后法力失去,没想到你还是——&rdqΣuo;幻紫开始大笑,是嘲弄,是近乎疯狂的得意。

“可你也要付出代价!”我一手紫焰迅速朝她席卷而去,我并不是要杀她,而是要生生剥开她的记忆然后烙印,然后把这些呈给飞轩主,以他的性格,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她的面容开始狰狞,这是她在痛苦,就像她曾赋予我的痛苦。

天机宫。

“神殿,这是并天神界的邀请函。”

这是五百年一届的上神大会,立海神界,并天神界的上神都会参加,君秦也会参加,不,我不会去,我不想再见到他,“我不去。”

“可是神殿若不去,如幻紫仙子一般的人又要说您的不是了,第一女§神代表立海神界的安宁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为什么?

为什么一切会变成如今的样子,浮寅,师父。

“昌延帝君如今可好啊?”

君秦微点头,笑道,&ld◎quo;谢冀神殿的关心。”

一番寒暄后,又一个蓝衣装扮,面容颇美的女子上前来:“为什么我每次去找你,你都不肯见我。”

君秦神色淡漠,“我有事。”

“我才不信,你就那样讨厌我。”

“随巧华仙子怎样想。”

君秦不再理她。

“立海神界初珩来访。”我飞"过大殿中央,稳稳落在地上,两排多得是熟悉的面孔。

“原来是初神殿,昌延帝君,你的徒弟来了。”顺欢帝君朝君秦看去,笑道。

君秦看向我,我直直相对,他的眼神里存在着愧疚还有&m∞dash;—这的确不再是我认识的师父了。

“那所有人算是到齐了,请昌延帝君和初神殿共同开启血海之印,造化即将开始,希望二位配合。”

“在座这么多位,为何将这个任务交给我与——昌延帝君。”

“初神殿手持凰弄印,昌延帝君手有血玑印,不是你们二人,还有谁能够呢?”

此时君秦开口说,“初珩,以大局为重。&rd√quo;

我心里冷哼一声,早知道我死也不来。

很快一道巨大的光阵顺着头顶射下来,将我和君秦笼罩,迅速传送到一个幻境。

幻境里是遍布的璀璨星辰,在我看到君秦时,他已将我从后面抱住,ミ“我多想你是我的。”

“你越来越糊涂了。”

“我|知道我快疯了,你可知道,那天过后,我的满脑子都是你,没有一个时刻停止过。”

“你可知道,我们在外界还是师徒,若是让人知晓,你将身败名裂,而我却可全身而退。”

“初珩,你和浮寅当年一起时,我很生气,我以为※是因为你耽误了修炼我才很生气,直到我发现我对你有了不该有的情感。”

“你放过我好不好,就看在那么多年师徒的情分,你比别人更清楚我有多爱浮寅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松开了我,现出了血玑印,我也紧接着拿出了凰弄印,等血玑凰弄两印相合,血海之印将被开启。

“快看啊,血海之印开启了,大家快有序进去吧,不过希望不要争抢。”

“我等了几百年,终于让我等到了。”

“我一定要看看到底有什么奇妙的。”

…&hЁellip;

“你不去吗?”

“这些对我已经没什么用处了。”

“是啊,天底下最厉害的就应该是你——君秦了。”我第一次这样叫他。

他深深看着我,就像寻找着▎▏什么,我躲过他的目光道,“我不想呆在这里,带我走吧!”

“好。”

寂寒殿。

“这便是他生活了那么久的地方吗?&r↕dquo;这里及其寒冷,我若不裹着雪裘,只怕也得冻♥着。

看得出来,他几千年的孤寂甚至上万年的孤寂,我的心开始复杂,君秦,我该怪你喜欢上我吗?

他临风立在栏杆前,那样子很容易让人一时迷乱。

“君秦,原谅我不能爱你。”

“不用和我说这些。”他拭去我的眼泪,“我倒后悔没有●了你这个徒弟。”

“世事难料。”

“这里真是冷∵,也像你的心一样吗?”我突然这样说。

“我习惯了。”他缓缓说,云淡风轻。

或许就连他对我生出的感情,也是因为几千年的无人知道的孤寂,君秦,我好像不再恨你了。

夜幕降临,我徘徊了好久,终是来到了他的寝宫。

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“我想了好久,做出了个决定,我不能常伴你,所以希望有个人能常伴你。”

“你知道,我对其他女人没有兴趣。”

“不是,而是——我〩想给你生个孩子。”

“你不爱浮寅了吗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

“那你是可怜我。”君秦笑出了声。

“我不想你孤单,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。”

君秦揽过我的腰,“别勉强自己。”

我闭上眼,“这无关勉强,也算我欠你的。”

他翻身吻了吻我的额头,说,“我总是受不了你的挑拨。”

“我只是想有孩子,然后我们两不相欠。”

“一⿱定要这样。”

“难道你还想要我,我不会,你也要不起。”

君秦早就将这里和外界隔开,我只需要在这被推慢的空间里,安安稳ζ稳生下孩子,我和君秦这场纠缠就该结束了。

十月后,我生下了岚秋,生下那天,也是我走的一天。

“师父,再见。”我朝他摆手,微笑。

他没有不舍,只是那种淡淡的忧Щ伤。

“或许初珩自己都不知道她对帝君是何♧样的感情,要不然她不会与帝君同床共枕那么多天。”

“我也不想知道了,她不想负浮寅就成全她,我们这神☼界的情本就是世世代代被诅咒的,这是最美好的结局。”

凡间。

“妙蝶,我要娶你了。”男子紧紧抱住女子,欢喜的说。

女子喜上眉梢,偷笑一阵后,从男子怀里出来,背过身去,道,“我还不嫁呢!”

“你敢不嫁,来,我带你去守望山,我会许下一个永世不变的承诺。”

永世不变?

“哇!这位姐姐好美啊!”妙蝶凑到我身旁,眼神花痴。

“祝你幸福。”这也是我对浮寅的话。